<nobr id="npzxx"><address id="npzxx"></address></nobr>

      <sub id="npzxx"><meter id="npzxx"></meter></sub>
      <th id="npzxx"><address id="npzxx"></address></th>

        <address id="npzxx"><big id="npzxx"><font id="npzxx"></font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th id="npzxx"></th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npzxx"><progress id="npzxx"><listing id="npzxx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npzx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npzxx"><progress id="npzxx"><dfn id="npzxx"></dfn></progress></th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采资讯-掌握一手资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采资讯LOGO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19-04-03来源:作者:现采网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戴维·洛奇是中国读者最熟悉的英国当代作家之一,他的小说自从上世纪90年代被译介到中国以来,一直长销不衰。1998年,作家出版社率先出版了六卷本的《戴维·洛奇文集》,其?#23567;?#25442;位》、《小世界》、《美好的工作》合称为“卢密奇学院三部曲?#20445;?#39281;受读者和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戴维·洛奇:一个天主教不可知论者的自我救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4-03 18:04    来源:澎湃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戴维·洛奇是中国读者最熟悉的英国当代作家之一,他的小说自从上世纪90年代被译介到中国以来,一直长销不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8年,作家出版社率先出版了六卷本的《戴维·洛奇文集》,其?#23567;?#25442;位》、《小世界》、《美好的工作》合称为“卢密奇学院三部曲?#20445;?#39281;受读者和文学界好评。尤其是被誉为“西方的《围城》”的《小世界》,借助上世纪末的“钱钟书热?#20445;?#25104;为洛奇所有作品中在中国最受瞩目的一部。此后上海译文出版社、新星出版社又先后重新组织翻译、再版了洛奇的系列著作,使得洛奇的写作在中文世界得到了较为完整的呈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小世界》,作家出版社1998年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戴维·洛奇1935年生于伦敦南部的一个中下层家庭,受母亲影响,从小信仰罗马天主教。1945年到1952年,他就读于一所国家资助的天主教学校,随后进入伦敦大学,主攻英国文学,并尝试小说写作。大学毕业后,洛奇获得一等学位,得以在英国中部的伯明翰大学任教,一生没有离开过学院,所以他也经常被称作“学院派作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戴维·洛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洛奇的写作具有很强的自传性,他的多部小?#30340;?#23481;都?#20174;?#20146;身经历,比如早期的《生姜头,你疯了》(1962年),就来自洛奇在服兵役期间的见闻。晚期的《失聪宣?#23567;罰?008年)也是来自洛奇自身的耳疾经验。至于洛奇最受欢迎的“校园小说?#20445;╟ampus novels)系列,更是他一生在学院里生活的缩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为大学教授和文学批评家,除了戏仿和拼贴外,洛奇的小说创作并没有太多花哨的技巧和晦涩的隐喻。在平实的叙事中,洛奇继承了英式幽默的讽刺和自嘲,透过小说中的人物侃侃而谈着关于人生和宗教的种种看法,时而令人忍俊不禁,时而让人冥想?#20102;肌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笼统而言,洛奇的小说题材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,一类是以学院知识分子为主角,描写他们的人际交往和生活百态,主要是“卢密奇学院三部曲?#20445;?#21478;一类小说,是以天主教教义和人的精神信仰为主题,展现当代人的困惑与迷茫。除此之外,洛奇还有一部分作品兼具两类主题,既有学院和知识分子的内容,又含有天主教元素。相比前两类,这一部分作品受到的关注较少,代表作是洛奇在退休后出版的《失聪宣?#23567;貳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教授的生活困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失聪宣?#23567;?#30340;主角是一名因听力衰退而提前离职的语言学教授,名叫德斯蒙德。退休前,德斯蒙德在学术上花费了很多精力,可是年老后,却不断感受到生活的无聊,尤其是当听力越来越差后,他开始思考关于衰老、失聪和死亡的话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斯蒙德患的是“高频性耳聋?#20445;?#21482;能听到元音,而无法听清辅音,因此在日常生活里会闹出不少笑话,比如把non-stick saucepan(不?#31216;?#24213;锅)听成long-stick saucepan(长棒平底锅),wax-free polish(无蜡上光剂)听成laxative porridge(通便粥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喜剧的外壳下,小说却掩藏着一层严肃的悲哀:“通常情况下,我只有通过语境才能将deaf和death或dead区分开来,有时候,它们似乎还可以互相替代。失聪是一种前死亡,是一种缓缓地带领我?#20146;?#36827;我们每个人终将进入的漫长静寂的过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听力衰退外,更让德斯蒙德蒙羞的是,他的二婚妻子弗雷德在事业上的风生水起。德斯蒙德退休后,弗雷德抓住机会,干起了家装生意,收入十分可观,甚至成了家中的经济支柱。德斯蒙德年长弗雷德八岁,却不得不离开学术会议和校园生活的庇护,住在弗雷德上?#20301;?#23035;遗留的大别墅中,成为妻子的附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陪同她参加各种各样的社?#25442;?#21160;时,他有?#26412;?#24471;自己就像是一位陪同着女王的亲王……由于他听力衰退,这些社?#25442;?#21160;本身变成了一种煎熬,而不是快乐,有几次,他打算再也不去了,但一想到这种决定所带来的后果,他就?#38405;?#31181;情景感到恐惧:更多的无所?#29575;?#30340;时间要打发,对着书籍或电视,?#38647;?#23478;?#23567;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当德斯蒙德准备郁郁寡欢地度过生命中剩余时光的时候,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扰乱了他的生活。一位名叫亚历克斯·卢姆的英语系女博?#21487;?#32422;德斯蒙德单独见面,目的是想要得到他对她博士论文的指导。鉴于卢姆已经拥有一位正式?#38469;?#24052;特沃斯,德斯蒙德委婉地拒绝了卢姆的请求。同时,德斯蒙德?#20013;?#26377;不?#21097;?#22240;为跟一个年轻漂亮、能说会道的女人定期见面讨论问题,“这个念头不无诱人之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卢姆的出现,给德斯蒙德?#24503;?#26080;为的退休生活带来了欲望和激情,于是二人逐渐开始了?#29992;?#30340;联系。在内心深处,德斯蒙德想要告诉妻子弗雷德关于卢姆的事情,但总是鬼使神差地难以启齿。为了避免妻子起疑,德斯蒙德要求卢姆不要往家里打电话,而是通过电子?#22987;?#27807;通。一次,卢姆在?#22987;?#20013;对德斯蒙德进行了性暗示,尽管这封?#22987;?#20419;使德斯蒙德产生了性幻想,但最终还是没有如期赴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来,卢姆到了弗雷德的家装店里,打电话给德斯蒙德,威胁说要将这件事情告诉他的妻子。弗雷德是虔诚的天主教徒,肯定无法接受丈夫有婚外情的指控。德斯蒙德心怀内疚,被?#21364;?#24212;卢姆继续保持联系,并为她的论文提供帮助。与此同时,德斯蒙德还要每月一次坐火?#31561;?#20262;敦看望自己?#21152;?#32769;年痴呆症的父亲。这样的生活令他筋疲力尽、意志消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7426;既?#38388;一个去波兰?#19981;?#35762;座的机会拯救了德斯蒙德。“我很想去波兰——乃至任何地方,以逃避作为家庭妇男的那些枯燥的日常事务,逃避?#21152;星?#24230;痴呆的父亲的那些令人忧心的问题,逃避一位纠缠不休、不择手段的研?#21487;?#36861;星者的危险关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斯蒙德如愿以偿地去了波兰,在奥斯维辛参观时受到了极大的震?#24120;?#30456;比之下,他正在经受的那些拖累仿佛都不值一提了。回到?#39057;?#21518;,德斯蒙德得知自己的外孙降生,而且是以他的名?#32622;?#21517;的,这正预示着德斯蒙德在精神上的重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小说结尾,女博?#21487;?#21346;姆给德斯蒙德发了一封假的自杀遗书后返回美国,德斯蒙德的父亲也因为中风去世。德斯蒙德终于告别了内心的挣扎,在唇读班上,继续像个小学生一样地学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失聪宣?#23567;罰?#26032;星出版社2018年8月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可知论者的自我救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前所述,《失聪宣?#23567;?#26159;洛奇以自身的耳疾经验为素材写成的小说,具有很强的传?#24039;?#24425;。不过,和小说中出现的性冒险情节相反,洛奇在现实生活中和他的妻子玛丽属于模范夫妻,家庭生活十分稳定。玛丽和《失聪宣?#23567;?#37324;的弗雷德一样,都是虔诚的英国天主教徒,因此洛奇夫妇在婚前一直没有性关系,婚后也坚持不使用避孕工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从16世纪英王亨利八世与教皇决裂以来,天主教在英国就变成了遭到迫害的少数派,?#32426;持?#22320;位的一直是相对自由的英国国教,同时天主教违背世俗社会和人性的严厉教条也屡受诟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身于罗马天主教家庭的洛奇,长大后顺其自然地成为一名天主教?#20581;?#20294;天主教义中与现代生活格格不入的道德规范,逐渐使洛奇对信仰产生怀疑,具体表现就是他的一系列天主教小说。例如,洛奇的《大英博物馆在倒塌》(1965年),?#25945;?#30340;就是天主教规定下的生育控制问题。天主教认为?#26031;?#36991;孕是主观上有意的谋杀生命行为,所以提倡自然避?#26657;?#31105;止堕胎。在这样的压力下,《大英博物馆在倒塌》中的主?#26031;?#22827;妇就采取了教义规定的安全避孕法,却为此饱受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洛奇之所以会写作《大英博物馆在倒塌》,有一个重要的背景,那就是1962年召开的天主教第二次梵蒂?#28304;?#20844;会议(简称“梵二会议?#20445;?#36825;?#20301;?#35758;的目的就是为?#35828;?#21644;古老的天主教与现代世界的种?#32622;?#30462;,对天主教进行重大?#27597;錚?#27604;如承?#19979;?#39532;天主教会不再是上帝在尘世的唯一正确代表;允许神父在做弥撤时使用本国语而不是统一的拉丁语,等等。控制生育问题,也是会上争论的焦点,可惜最后教皇仍决定维持传统解释,这使得部?#20013;?#24466;?#27597;?#22833;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大英博物馆在倒塌》,上海译文出版社2010年3月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梵二会议的影响下,洛奇又创作了一系列?#27492;?#22825;主教与现代生活的小说作品,如《走出防空洞》(1970年)、《你能走多?#19969;罰?980年)、《天堂消息》、(1991年)和《治疗》(1996年)……尽管对天主教有着诸多怀疑,但洛奇始终没有否定或拒绝这种宗教,他只是把内心的犹疑和纠结通过小说?#22836;?#20986;来,把思考的任务交给读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洛奇?#25937;碩源?#22825;主教到底是怎样一?#33267;?#22330;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在接受采访时,曾公开回应过这个问题:“我早就算不上是天主教徒了……我把自己定义为‘天主教不可知论者’。我认为,宇宙里或宇宙外,虽然不一定有上帝,但可能有另一种高于一切的神秘力?#20426;?#19990;界上有这么多的宗教,每个宗教里?#38047;?#37027;么多的教派,说明这一切都是人想出来的。究竟什么是所有这些背后的力量,可能我们永远不会知道。?#20445;?#21442;见《戴维·洛奇专?#33579;?935,生在英国中下层家庭,我生逢其时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洛奇自称为“天主教不可知论者?#20445;?#20854;实并非无迹可寻,早在他那部军旅题材小说《生姜头,你疯了》中,就?#24615;ぱ园?#30340;表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生姜头,你疯了?#26041;?#36848;的是一个关于英国和平时期兵役制的故事。学业优异的大学毕业生乔纳森·布朗到皇家装甲兵部队服兵役。初进部队,布朗感到自?#21644;?#20840;不能?#35270;?#37027;种等级森严且必须绝对服从命令的生活。来自爱尔兰的迈克是布朗的大学同学,他们由于共同厌恶部队而结为亲密?#25509;選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布朗和迈克刚到新兵接待处报到时,接待员需要录入他们的个人信息,其中有一项就是宗教信仰。面?#36234;?#24453;员的询?#21097;?#36808;克干脆地回答道“天主教?#20445;?#24067;朗却说是“不可知论者”。接待员?#27425;剩骸?#20160;么意思?#20426;?#24067;朗答:“我不信仰任何宗教。”接待员接着向布朗确认是不是“无神论者?#20445;?#24067;朗果断地否决说:“不,不可知论者,这两者截然不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生姜头,你疯了》,新星出版社2018年11月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尽管我们无法判定1960年代初的洛奇就已明确自己是“不可知论者?#20445;?#20294;他敢于在小说中赋予?#26263;?#19968;人称”主?#26031;?#36825;样的宗教背景,至少表明他在那时已经开始?#27492;加?#29983;俱来的天主教信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晚年写作《失聪宣?#23567;罰?#27931;奇?#25165;?#32769;教授德斯蒙德与年轻的女博?#21487;?#21346;姆?#29992;?#24448;来,徘徊于出轨的边缘,其?#31561;?#28982;是在表达自己内心的“不可知论”。德斯蒙德与卢姆之间藕断丝连的关系,不妨可以看做是洛奇一生与天主教关系的象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失聪宣?#23567;?#26368;后写到,卢姆的正式?#38469;?#24052;特沃斯向德斯蒙德坦言,他没能禁得住诱惑而与卢姆发生了婚外性关系,有身败名裂的危险。但德斯蒙德面对同样的诱惑,成功地把持住了自?#28023;?#27809;有继续滑向深渊。凭借这种道德自制力,以及与家人的亲情关系的维系,德斯蒙德终于有惊无险地度过了这次伦理危机,从而完成了对于自我的救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传统天主教教义中,人要获?#33945;系?#30340;救赎唯有参与教会。但当人在现实生活中与教会割断联系的情形下,若仍想获得拯救,便只能依靠自身的意志和修为,这是洛奇在虚构世界里为我们铺展的人物命运,也是他自己的生命写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顾明校对:徐亦?#38395;?#28227;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新闻报料:4009-20-400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章来?#20174;?#32593;络,如果?#26143;址改?#30340;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编辑联系 QQ:133527920[备注:信息处理] 广告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izitv[备注:合作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新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视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热点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告位:250X25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告位:728X90